快速导航×

11选5包括考虑一些传统材料是否可以与插花作品发表于: 2019-09-26 17:16
中国现代插花发展四十年,一开始是向外学,“西风东渐”盛行一时;随着近年传统文化复苏,向内挖掘插花文化也蔚然成风。然而,审视今天中国插花繁荣复兴的局面,必然存在着飞跃式发展造成的在基础、系统化、文化内涵等方面的欠缺。若想在未来厚积薄发,必须要重新面对一个话题——   东方插花源于中国,兴于日本。中国插花拥有近3000年的悠久历史,却经历了诸多文化断层,在今天的影响力远不如550多年一脉相承的日本插花。这让很多中国花艺师都有一个情结——将散落于历史中的传统插花断简残篇收集整理明白,复原传统插花清晰的历史脉络,让中国插花重获生机,在东方插花乃至世界花艺界占据重要地位   厘清历史脉络有两个意义,其一,插花文化传承有序,它随着中国博大精深的传统文化,历朝历代经历了不同的趣味和审美演变,只取其节点,属于管中窥豹,以此为基础研究中国插花,也势必陷入片面之中;其二,中日插花在隋唐之后有过多次交流,学习日本花道,很大意义在于找回中国插花传统,那么哪些是日本的,哪些是中国的,只有通过清晰完整的史料,才能区别开来   最早中国台湾花艺史家、一代宗师黄永川教授一生皓首穷经,为中国插花历史文化研究积累下珍贵的系列图书成果。在此基础上,祖国大陆的研究还在继续深入   “中国插花有近3000年历史——起源于春秋,形成于魏晋,兴盛于唐宋,衰微于晚清。”这在当今传统插花研究界基本已成公论。“按照国际公认的广义插花概念,春秋战国时期,中国插花已有概念和雏形,至少在东汉时期,狭义概念中的插花——容器插花出现。”“宋代是中国插花大体系初创时期,插花样式丰富,除了之前出现的大堆头式装饰插花形式外,还出现了一元式、三才式和十全式的插花雏形。”易花道创始人万宏告诉记者。“宋代插花被列为生活四艺,是中国插花全民修养的黄金时期。”中国插花花艺资深大师蔡仲娟表示   每一个看似简单的结论,得来都相当不易。所谓循古开今,正本清源,这样的工作意义重大,任务艰巨。书籍、文献、古画、诗词等都发挥了重要作用。“要用比较学的方法,不同朝代、不同花型、中日之间的插花做对比进行研究。”万宏说   比如宋代《听琴图》里的插花,到底传递了哪些信息?在日华人花艺协会首任会长刘瑛不乏激动地告诉《中国花卉报》记者:“这是中国的‘一种生’(日本池坊花道中,使用单一花材插制的生花作品称为‘一种生’),你看它的枝条明显经过修剪,只留顶上一点点叶子,中间线条显露。整体姿形优美、疏密有致、简素清雅,彰显线条美和意境美。它以端庄的青铜器供奉,一根枝条却可用完美的技巧固定,还能欣赏到水际美——这是我们中国宋代的插花,在近千年前已经成熟至此!”万宏表示,他们在多年前就认识到,画中的插花是中国单一材料插花形式的典范,易花道的“一元式”便来源于此   “敦煌的壁画里有枯枝和牡丹的插花,在唐代人们已经会欣赏枯枝之美。”刘瑛说,她建议从壁画拓本中寻找线索,她已经在近二十年的时间里,不断在古董领域寻找插花的蛛丝马迹   以插花为核心,纵线是历史脉络的梳理,横线就是插花所根植的民族文化大背景研究,跟插花相关的器物学、色彩学、书法绘画、空间美学等,越来越被提上研究日程   “每研究到一个朝代的插花,都需要把这个时代所有的背景文化整理清楚,它们和插花是相通相融、互为验证的。”万宏说。还以《听琴图》为例,他又补充说明中国插花在用器上的讲究:“花器为青铜鼎,鼎在古代是皇权的象征,正与画中主人宋徽宗的身份相符,这体现了插花规格的高低。”   半开花院创始人吴永刚还特别提到画中插花几架:“几架造型极简,端庄质朴,表现出高超的美学修养,与插花一脉相承。”吴永刚认为,中国历朝历代器物丰富。“一位侍花人对器物不了解,插花很难达到一定高度。”他自己专门花了3年时间在网上听专题课程,了解中国器物的历史变革。“植物学、器物学、色彩学、光影,已经不算延伸学科,而是一件插花作品必然涵盖的范畴。”   谈到色彩学,万宏认为,传统插花理论不是研究太多,而是远远不够,色彩就是其一。中国的五色理论不是色彩与五行的对应这么简单,而是蕴含深刻的色彩关系理论。比如,传统文化讲四季生发和收敛、阴阳消长的变化,春季阳长阴消,所以春天的用色总体上讲就比较明亮,比如浅粉、淡黄、嫩绿;秋天阴长阳消,秋天的色彩就多用浓重偏深沉的暗红、咖啡、深绿等,这是可以用《易经》原理解释清楚的   全日本华人花艺协会名誉会长、广州小原流支部长杨玲告诉记者,插花者要关注书法、器物和空间陈设,插花还包含在茶道里,“茶花”一味   “说到对内挖,还应该加入对中国古代传统文化艺术品的深度挖掘,比如不同时代的画作、器皿、珠宝首饰设计、建筑等。从一些细节的留白与形线表达、设计构成形式和比例、色彩的运用与表现入手,包括考虑一些传统材料是否可以与插花作品共同进行再创作,让其产生新的民族文化色彩的表达。”北京鹿石花艺教育校长姜卓群说   “当你真正意识到传统插花是什么,会觉得自己就像个孩子,初探门径,一辈子也学不完。”吴永刚的话想必说出了众多研习者的心声   中国插花需要学习日本吗?这个问题早已跳出了曾经“崇洋媚外”的偏见阶段,现在的主流思想是:日本插花从中国“拿走”了那么多东西,我们为什么要拒绝拿回来   所谓“拿”,当然是站在民族文化本位上的借鉴吸收。万宏认为,日本提出“花道”概念,将插花由技艺上升到哲学实践的范畴,是对东方插花的贡献。若具体而论,日本花道在两方面值得我们研究学习,一是艺术风格上,在明治维新以后,更加适应现代居室空间的小原流,以及充满现代、后现代气息的草月流相继创立,让日本花道在现代生活中重焕生机;也是在此时期,日本花道建立了家元制,这是一种以教育为核心的商业模式,完全适应当今社会生活。至此,日本花道两条腿走路,繁荣至今   多年一直促进中日插花文化交流的杨玲表示,总体来看,当今日本插花的技巧、色彩、细节等整体的美学完成度是值得学习的。比如池坊的立花、生花,达到一种极致的美,而小原流插花表现自然,得心应手。“日本的书法、茶道,都和中国有关系,但是已经脱离了中国文化的系统,插花也是如此,特别是池坊。”她还强调,日本插花对于植物学的重视足以给人启发   “日本花道重视对每一样素材的理解,比如怎样对一种松修枝剪叶,怎样用它做大作品时使用隼卯结构,接在一起形态天然,这些可以花五六年时间去研究,心不静则很难做到。”吴永刚说,“日本花道强调对生命感的理解,每种花代表的生命力不同,比如枯枝、新芽,主要花材、次要花材,区分很清楚,想表达任何主题,都能明确对应——其实欧洲人也在学习日本花道,想要知道里边的东方文化。”瀛花物语创始人浅草说   “日本插花的精致度是特别给我启发的,比如同样都是用‘纸’,我也喜欢把扇子、书法、剪纸等融入插花,但看到日本老师使用和纸的手法,感觉他们特别细腻,是经过深思熟虑的,我们就应该在这种看不见的地方学习。”刘瑛说   台湾花艺名师陈垂训说起当今花艺界的网红现象,颇有感触:“学习西式花艺只从‘形’上去学,而不去学精神层面,不少现场作品并不好看,只能靠特写照片和后期修图。”他戏言今天中国花艺界的拍摄水平世界第一,但作品总是“怪怪的,不对味”。比如他提到季节感,欧洲花艺师会注重季节性,夏季会慎用酒红色、深紫色、橘色等,哪怕它们很流行,但属于秋冬色。当然,如果你特意去搭配玻璃或亚克力,依然会有清凉感,但如果搭配红绒布,就显得不够专业   上海花雅集创始人杨雅婷谈道,季节感是花艺师对花材的理解和把握,商业设计中一样需要季节感。夏至时节,她在上海外滩用大丽花做大堂花设计,国外的客户完全看得懂,感谢她说,“你把户外的景色引入了饭店”。台湾现在讲“节气生活”,即跟着大自然的节奏走,这个概念是花艺师特别需要把握的   “欧式花看着不难,但是里面有植物学、结构学和建筑学。”浅草表示,植物学中,花材以形状、存在感等角度,分为大、中、小。花的材质有金属型,比如红掌或发光发亮的叶子;丝绸型,比如柔软的豌豆花。此外,还可以分直立花材和下垂型花材,会明确四季哪些花最有代表性   不了解植物,就很难用材料创新。陈垂训提到,日韩的花艺师可以把竹子用得很有创意,比如韩国花艺名师吴勉可以将竹子解构、重组,变成另外的造型,西方的花艺师可以不断开发新的材料做架构,但是国内花艺师往往局限于跟风模仿,即便有创新,也似乎摸不到章法   不管是季节感、植物学、色彩学还是创新能力,当今中国西式花艺学习最终的弊端是指向基础教育,因为所有这些知识技巧,都不是速成的,统一融汇在长达数年的系统专业花艺教育中   “向外学,我们需要建立插花花艺教育体系。西方花艺界相对重视职业教育,花艺师学习三年大专或本科学业,再经过几年实践操作才能就业。中国花艺教育目前还是以短训班为主,虽然学员很努力,但基础欠缺总是遗憾。”蔡仲娟十分感慨,她用一句话表达西式花艺学习的方向,“教育是大事业,不能走短平快路线。”   植根本土,吸收外来,最终会落实到每一位花艺从业者身上。北京YANG FLORA创始人幸福羊头这样总结:“在信息爆炸的当下,要获取花艺的学习资料是非常容易的,而选择性地学习是比较困难的。”作为新一代中国花艺师,经历了独生子女浪潮、跨世纪和互联网崛起,这注定他们身上有中国特色和世界思维的烙印。所以,当务之急是看清自己,看清历史和现在,才能看到未来的方向

相关推荐:



11选5
TOP
导航 电话 短信 咨询 主页

  • <tr id='vV32yP'><strong id='vV32yP'></strong><small id='vV32yP'></small><button id='vV32yP'></button><li id='vV32yP'><noscript id='vV32yP'><big id='vV32yP'></big><dt id='vV32yP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vV32yP'><option id='vV32yP'><table id='vV32yP'><blockquote id='vV32yP'><tbody id='vV32yP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vV32yP'></u><kbd id='vV32yP'><kbd id='vV32yP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vV32yP'><strong id='vV32yP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vV32yP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vV32yP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vV32yP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vV32yP'><em id='vV32yP'></em><td id='vV32yP'><div id='vV32yP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vV32yP'><big id='vV32yP'><big id='vV32yP'></big><legend id='vV32yP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vV32yP'><div id='vV32yP'><ins id='vV32yP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vV32yP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vV32yP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vV32yP'><q id='vV32yP'><noscript id='vV32yP'></noscript><dt id='vV32yP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vV32yP'><i id='vV32yP'></i>